<em id="xodhs"><ruby id="xodhs"><u id="xodhs"></u></ruby></em>

        <button id="xodhs"><acronym id="xodhs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  1. <th id="xodhs"><pre id="xodhs"></pre></th>
        <rp id="xodhs"></rp>
        8.7
        折起
        【上海站】譚盾《水樂堂 · 天頂上的一滴水》
        50175人瀏覽 540人想看
        【上海站】譚盾《水樂堂 · 天頂上的一滴水》
        2019.10.07-2019.12.28    朱家角水樂堂

        選擇日期

        選擇場次

        選擇票面

        選擇數量

        您所購買的數量,導致賣家庫存僅剩一張。由于演出票品的特殊性,剩下的單張門票將增加銷售成本,因此供票賣家要求額外的補償費用,即“拆單費”。您可以增加一張購買數量來避免拆單費。

        同一訂單3張及以內保證連座

        合計

        0 (報價中已含附加服務費, 服務費由第三方收取, 摩天輪不收取任何費用)

        演出介紹

          水從河上流到屋里,觀眾圍坐的一池水面,那就是“水樂堂”的舞臺。

          在江南古鎮的老宅里,你聽到,天頂上的一滴水引出禪聲與巴赫;

          你看到,水搖滾與弦樂四重奏的撞擊,還有琵琶的輪音與人聲的吟唱……

          在水樂堂里,音樂是看得見的,而建筑也是可以演奏的樂器。
          【上海站】譚盾《水樂堂 · 天頂上的一滴水》

          序 天頂上的一滴水(觀眾入場就坐)

          第一幕 禪聲與巴赫

          第二幕 水搖滾

          第三幕 弦樂四重奏與琵琶

          第四幕 四季禪歌
          【上海站】譚盾《水樂堂 · 天頂上的一滴水》
          朱家角是距上海40公里的一個江南小鎮,近年來作為旅游資源的開發項目逐步進入人們的視線。最近朱家角的名字頻頻出現在媒體上,因為作曲家譚盾的創意創作“水樂堂”在此地上演。
          水樂堂坐落在河邊的一幢改裝過的農舍里。一進大門,筆者便立刻被室內大膽的布局設計所心音。依著高大玻璃落地門的舞臺上覆蓋著一層薄薄的水,在夜色中隱約與戶外的河流融為一體。而這一由內至外的延伸使“水”有了更寬泛的含義,也為接下來的演出平添了幾分神秘感。
          【上海站】譚盾《水樂堂 · 天頂上的一滴水》

          道家哲學的具體象征就是“水”,老子曰:“上善若水,水利萬物而不爭。”用水營造浩瀚博大的思想境界,而后方能對找出個人的渺小。中國人說游山玩水,一個“玩”字寓意頗深、充滿哲思。譚盾是一位頗具哲學思辯的作曲家,善于從日常活動中提煉出令人感動的意義。玩得高、玩得深。歷時一個小時的演出中最打動人的是巴赫與禪宗的對話。在娟娟流水叮咚聲的背景下,弦樂四重奏奏出純凈的巴赫柔版,落地玻璃門徐徐開啟,燈光簇擁下,遠方黑暗中突顯古剎一座,僧人的吟唱伴隨著燈籠的搖曳從遠處傳來。此時此刻,空氣都產生了神奇的流動,兩種截然不同的音響效果交織在一起,架起了天、地、人之間溝通的橋梁,產生了強烈的藝術效果。使我不由得眼眶濕潤,因為莊重的巴赫從來沒有像此時這般美妙而打動人心;玄秘的禪宗也從來沒有像此刻這般圣潔超然。當對話在審美過程中生成時,每一個音符、每一聲經文、每一滴水聲以及每一個人的思緒都融為一體。怎一個美字了得!譚盾的魅力彰顯其中!

          ——張國勇《“水樂堂”的魔咒與中國音樂教育》

          【上海站】譚盾《水樂堂 · 天頂上的一滴水》

          楊瀾對話譚盾 《水樂堂?天頂上的一滴水》

          楊瀾:實景水樂《水樂堂?天頂上的一滴水》也邀請了河對岸圓津禪院的僧人參加演出?

          譚盾:朱家角的圓津禪院和水樂堂隔河相望。水樂堂演出時,正是僧人做“晚課”的時辰。水樂堂的兩層結構展現了上層木質“明豪斯”和下層鋼結構“包豪斯”的極簡禪思,也把室內變為室外,室外變為室內,把心靈環境帶入水樂堂。流進、流出水樂堂的河水是連接彼岸的禪聲和室內觀眾心聲的聲音橋梁。只有聽到彼岸的禪聲時,“建筑音樂”的實景水樂才能有機的和觀眾分享。

          楊瀾:聽起來這是一出視覺的聲音戲劇,美極了。您的“建筑音樂”概念和您的“有機音樂”之間有何聯系?水樂堂為何建在上海青浦的朱家角,而不是紐約、威尼斯?

          譚盾:我的“建筑音樂”來源于上海水鄉朱家角的人情、水景和古老的圓津禪院對我的影響。我首先要感謝青浦區人民政府,是他們邀我來這里采風,看江南水鄉老宅,聽水上人間。我深深地被這里的一切感動,決定把對老民居建筑的傳承,及對古老音樂文化的搶救融到一個“建筑音樂”新創作中去。

          楊瀾:“建筑是凝固的音樂,音樂是流動的建筑。”您的東方“明豪斯(Minhaus)”與西方“包豪斯(Bauhaus)”理念是否也引伸了您的“禪聲與巴赫”的音樂碰撞?

          譚盾:我有一天在朱家角的河上,聽到河對岸圓津禪院的僧人吟唱,美極了。寧靜中我有了一種幻覺,好像聽到了音樂圣人巴赫在唱歌。這種“天人合一”、“東方與西方”的幻覺,成全了我決定把建筑和音樂溶于“水樂堂”的想法。于是我找來磯崎新工作室駐華首席設計師胡倩和高橋邦明。我說要把河水引入屋里,再流出去,觀眾和演出者猶如獲得洗心的經歷。

          楊瀾:這次你不只是把河流當琴弦,我也想知道你是如何把建筑當樂器的。

          譚盾:演出開始的“鋼鐵搖滾”是敲擊水樂堂的鋼梁和鐵梯,由中引出了彼岸圓津禪院禪頌。接著弦樂四重奏奏出巴赫,由水樂堂的水面地板發出的水搖滾回應。天頂被胡倩小姐設計成了一個“水琴”樂器,水滴從天而降時,如同一個巨大的交響樂隊,正如陶淵明所說“大音自成曲,但奏無弦琴。”

          楊瀾:也就是說實景水樂《水樂堂?天頂上的一滴水》是建筑也是音樂?

          譚盾:是的。把音樂當建筑看,把建筑當音樂聽,這就是水樂堂。


          網上訂購流程
        • 選擇演出

        • 確認訂單信息

        • 選擇配送方式

        • 選擇支付方式

        • 完成購票

          觀演須知

          1、演出詳情僅供參考,具體信息以主辦方公布信息及現場為準,請準時到場以免錯過演出。

          2、鑒于文體演出票品特殊性(具有時效性、唯一性等特征),一旦用戶與賣家達成有效訂單代表交易協議生效,用戶不能主動要求取消交易(因演出活動被取消或延期除外),詳見 < 常見問題-退換票 > 。

          3、鑒于票品的不可復制性與稀缺性,本平臺對本演出(活動)限購數量為6張,平臺有權無理由取消任何用戶超過限購數量的交易,平臺識別同一用戶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同一注冊手機。

          4、本平臺盡最大努力促使賣家對交易協議的履行,如果賣家付票過程中發生問題,本平臺可尋求其它賣家提供更高票面或相同票面更好位置票品代替,否則,平臺將全額退款并按訂單上約定的賠付方式與金額向用戶進行賠付,詳細規則請見 < 常見問題-無票賠付 > 。

        第三方商品平臺交易服務協議
        摩天輪用戶隱私政策
        第三方商品平臺交易服務協議
        摩天輪用戶隱私政策
        溫馨提示
        你需要同意才能繼續使用摩天輪哦!
        溫馨提示
        您好,感謝信任并使用摩天輪票務!
        依照最新的法律法規及監管政策要求,我們更新了《摩天輪用戶隱私政策》與《第三方商品平臺交易服務協議》。請您務必仔細閱讀并透徹理解相關條款內容,在充分了解并同意后使用摩天輪票務。
        我們將依照法律法規要求,采取相應安全保護措施,盡力保護您的個人信息安全可控。
        下載app
        聯系客服
        反饋意見
        回到頂部
        '; iframedocument.write(scriptContent); iframedocument.close(); } }